主页 > A迈生活 >母亲节话题》妈妈是诗人 >

母亲节话题》妈妈是诗人

2020-07-18 449评论
母亲节话题》妈妈是诗人

 

妈妈是诗人也是满困扰的

脸书上,作曲家朋友偶尔po出她和孩子的日常照片。看到她自製漂亮的蛋糕饼乾和厨艺惊人的三餐料理,让人心嚮往之。聊天中她提到,她习惯把孩子都安顿好,家中整顿一尘不染才开始创作。回头想想,我一旦投入某事,其他都暂时不管,譬如诗集要出版前的组稿和校对时期,家中往往呈现散漫混乱、经常外食、妈妈心不在焉的状况。人在这儿,可是心去了哪里?连5岁的小龙兴沖沖对我说完一串话,都可以分辨出:「妈妈其实你没有在听对不对?」这时我才会突然回神:「你刚刚说什幺再说一次。」

我习惯在孩子入睡后写作,每天早上七点多送他们上学,这时间其实是我的半夜。像在梦游状态下进行早晨的一切,在梦中一起早餐,梦中签好联络簿,梦中开车出门送他们到国小,梦中开回来,停车上楼,继续下半场的睡眠。总是要到中午,我的一日才开始清醒地运作。

中午是我的一日之始,孩子们已习惯,上课前看到意志朦胧的妈妈,下课时才看到恢复元气的妈妈。早上的妈妈只是色块堆叠的躯壳,傍晚的妈妈是说话不再含糊、线条清晰的写实派。

一开始,料理曾是困扰我的一件事。总记得是和江结婚后,我才第一次把米和水放进电子锅,煮出人生第一锅白饭。没人指导又不喜欢看食谱,喜欢天马行空,厨房是我摸索的实验室。

经常无法理解,为什幺一道菜只是在锅中多待了一下,就面目模糊了;为什幺菜贩笑咪咪卖给我发苦的竹笋、纤维有如木乃伊的丝瓜;为什幺花椰菜性格强硬,可是多闷一下就脸色泛黄;为什幺煎鱼有时笔挺漂亮,有时又像块褴褛破布……厨房里简直有十万个为什幺啊!当孩子们纳闷他们究竟在吃什幺的时候,我心里也正用力地自嘲︰「妈妈煮的不是菜,是菜的意象,菜的意象啦!」

孩子在时而好吃时而难吃的照料下,竟也慢慢长大。

因为不是很专心面对烹饪一事,过了很多年后,我才慢慢摸索到一些心得,採买时也较会分辨食材好坏。当他们终于会开口期待、称讚由我準备的晚餐,已经是很多年后了。

觉得生活太无趣的时候,就不想和孩子进行正常的对话。小龙说:「我不要吃饭。」我说:「如果不吃饭,就不会长大,会慢慢缩小喔!从5岁变成4岁变成3岁变成2岁,不吃饭就会变得越来越小……」小龙去学校忘记交作业,回家后我说:「你是不交作业国的国王吗?」小龙说:「我今天不要上学。」我说:「不去上学,警察就来开罚单啰。」希望小龙长大后,能体谅妈妈一时兴起的种种胡言。

妈妈是诗人可能也是满有趣的

前阵子,邻居一家人带女儿贝贝一起去KTV唱歌,贝贝回家后告诉我:「我们有点你写的歌来唱喔。」我问:「每个人都会唱吗?」她说是。

在家反覆播放Demo写歌词的过程中,孩子也会发表意见:「我觉得这首好好听喔,刚才那首很适合跳舞……」他们也曾吃过,歌手邮寄到家里的别緻点心。

平常时候,我对他们其实蛮严谨,每日作业、学校月考,和我希望他们额外做的学习(譬如朗读《汉声小百科》朗读课外书等),都要规规矩矩完成。但我同时也喜欢帮他们製造欢乐,始终觉得为小朋友实现一些奇想是我的任务。



月考后,或特殊的日子、较长的假期,我会帮他们构思party,让他们邀请同学朋友来参加。圣诞party,我们曾一起DIY做姜饼屋,也曾用超轻土捏塑圣诞老人、麋鹿、拐杖糖。平常日子,曾办过烤饼乾、初夏水枪大作战、一起做巧克力等聚会。生日party曾邀钟点小丑来表演泡泡秀、魔术等,当小丑用超大泡泡把小朋友包起来的时候,空气中彷彿有许多缤纷烟火。

我自己从中得到许多快乐,因我的童年不是这样,我的父母扛着许多责任,并不特别重视节日或生活乐趣,所以小朋友时期的我,有时甚至也没过生日。现在陪着孩子过他们的生日,或者自己编造名目去製造一些节日、庆典、聚会,这就像经常在文字海域中安静潜泳的我,偶尔回到海面换气的过程。

收集日光和孩子们的笑声,储备下次再潜入海中的能量。

拥有诗人母亲是忧是喜呢。

我拥有野性又可爱的小兽们,既是困扰,却也十分有趣。